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九三学社襄阳市委员会让乡村活跃起来

时间:2015-11-30 17:23来源:九三学社襄阳市委员会 作者: 点击:

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内容丰富且前瞻,指明了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方向与要求。其中“加快生态文明建设”与“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描绘了“生态城乡”的发展要求。结合个人对农村生存环境与中等城市发展环境的熟悉,谈谈有关“乡村发展”的一点心得体会。

城乡隔阂的社会现实

众所周知,城市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是中国的主流。该浪潮从沿海发达城市推向内陆省会城市,继而推向地级城市,扩展到县级城市,并向核心乡镇蔓延。城市的集聚效应,表现在企业的流动上。地市州的央企向省会城市靠拢,县级市的优质企业向地级市进军,乡镇企业则迁往县级市开发区。城市的集聚效应也表现在人口的流动上。散落在村里的人向乡镇集中,乡镇的人口则向县城集中,县城的人口则向地级市集中,地级市人口则向省会集中。如果不是大城市高房价带来的生存压力,全国绝大部分人口都有向大城市流动的趋势。比如,韩国的汉城据说容难了80%的韩国人口。人口与企业的迁移,导致乡镇的衰败不言而喻。首先表现在学前教育领域。一方面,打工子弟学校在城里集中,并且享受不到城市户籍学龄儿童同等福利待遇。另一方面,农村小学乃至中学大量地开始拆并,农村留守儿童学校师资匮乏。其次表现在对农事陌生。除了农忙时节,中年人返乡做农活之外,新生代农民已经无法适应农村生活。因为不懂农事,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工;因为没有稳定的工作与城市户口,既不是城市居民也享受不到城市户口所赋予的福利。可以说,这类人更多地体现为候鸟。有工作时,停留在城市;压力大时,返回乡镇赋闲。除了农场化或机械化的农村外,几乎都抛弃了几千年“精耕细作”的农业习俗。农田水利的衰败,农业产出的减少,良田的退化,农业人口的低质化都客观地存在。其三表现在对农村的新掠夺。在传统的工业优先导向下,农村集体向工业进行无偿奉献。房地产开发以来,农地入市的国有化过程,又进一步挤压了农村的发展潜力。在当前农村发展提上议事日程,但是农村与城市,或者说,农民与市民早已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后者是资本大鳄正欲疯狂地吞噬个体农民。逆城市化中下乡置地正是赤裸裸地现实。

城乡分化的社会问题

城乡分化带来两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其一是,城乡二元结构是制约城乡发展一体化的主要障碍。其二是,生态文明的脆弱也与城乡二元结构不无关联。这两点都与人事有最大关联。

乡镇干部水平明显跟不上时代步伐。在党管干部前提下,对干部提拔任用的乡镇工作经历重视度不够。大量基层工作的乡镇干部不仅没有得到高层次的学习培养,而且也缺乏提升上进渠道。也就是说,乡镇干部虽然在接地气上有余,但在创新与晋升上存在巨大障碍。国家干部的路径只有向上走,也就是向市向省向部向中央前进;而向上前进,也只有唯工业经济发展为推手。类似于大邱庄或华西村等乡镇干部模范实在是太少了,并且多走的是工业发展道路。同样是为国家干事业,干部成长机制中,漠视或弱视基层锻炼的存在,就是对乡镇工作的不认可。时代虽然不同了,但是掌握农情,已然是部分干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知识。虽然搞了支教,选调生都制度,但扎根农村的鲜有发生。在教育领域也有数据支撑,农村进入重点高校的学生逐年下降,而地市州的二本高校已然成为农村学子的主要求学目的地,不仅如此,就业更多地偏向于灵活就业。社会没有为农村培养高素质管理干部,也没有为农村培养高素质生产人才。

在经济发展第一要务的情况下,所有的生产生活更多地体现为经济发展,忽略了环境依存。在干部培养体系下并未考核对环境的承载力。不仅表现在农村环境恶化,更表现在区域发展的极大不均衡。以打工返乡为例,再多的高铁也难以解决春节的拥堵。再高端的污水处理设施也消弭不了自然农田消耗的缺憾。在城乡频繁往返过程中的资源消耗逐年增加。乡村与城市的隔阂已然非常明晰,伪城市化或者说以房地产业为主体的城市化有可能将进一步恶化脆弱的生态平衡。可以归结为剥削农村土地,榨取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城市化都是非生态性的。而在广大农村,以种植养殖和林牧业为主的区域正逐步退化,传统粮食产区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农家肥的缺失,天然饲料的被替代等都播种了环境风险。在乡村当农业税免除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再次回归,不论是种粮、种菜、养鸡还是养猪,生产不再是为了交换贴补家用。这有些类似俄罗斯的家庭农场。另一方面,公司化的生态农业正在蚕食“小农经济”。公司化的生态农业,不论是骗取农地流转资金或直接规模化生产,赚取利益为主要目的。由于农流转政策上的限制,农民对集体土地的保护,生态农业更多地还处于实验或非规模化阶段。

活跃乡村的建议

城乡一体化,不能等同于乡村城市化,更不是去除乡村的田园化。扩大城市人口也不能等同于把农民并入工商业人群,或者无业流民。伴随人民币的持续升值,毫无疑问,中国无法承载那么多工厂与住房;对于人口大国,富饶的农村环境与高尚的农民职业,是稳定与发展的基础。根据人口、农地、资金的不同情况,大致有4条路径活跃乡村。

其一,公司化农业。对于农民基本不在从事农业,也没时间打理农地,并且已经完成集中连片整理的集体土地,在征得大多数集体户籍农民同意情况下,实行以农地入股的公司化农业模式。也就是说,个体农民不愿意干,只有集体埋单进行规模化生产的乡村。

其二,庄园式农业。集体从事农业的思想依然比较强势,为了赢得规模化竞争与乡村和谐环境的需要,抛弃了传统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进行多种复合经营的松散实体。生产单位虽然依然是个体农户,但是生产调配与社会活动已然体现为集体模式。正在倡导的家庭农场可以是庄园式农业的一个特殊形式。庄园式农业可以说是,在生产上体现为若干家庭农场的统一管理化,在生活上体现为城市社区的规划完善化。乡村干部,除却传统的社区管理干部从事行政职能外,更多的干部则体现为科技干部。

------分隔线----------------------------
此为源码测试,如有问题请联系:yuandaimai@outlook.com